ihg

早已过期、2020年底的英国“跑毒”攻略

(本文由读者@Laoban_James投稿,欢迎关注他的Instagram。感兴趣的也可以阅读同样由他投稿的多伦多的Fairmont,大西洋的Westjet

——订最省的机票,见最爱的爸妈

【写在前面】

本次来回总支出除去里程,合计不到一万两千人民币,自己非常开心: 

  • 核酸检测:NHS 免费
  • 伦敦 – 赫尔辛基 – 南京: 60.41 GBP + 9000 Avios, 181.2 GBP + 77250 Avios
  • 南京隔离 11.7 到 11.21 共十四天:279*14 = 3906 RMB
  • 广州 – 新加坡 – 伦敦:5303 RMB

虽然海外的中国人自嘲回国是“千里跑毒”,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国内第一波过后的零星爆发大部分都是由境外输入导致。可是正如张文宏医生在微博上所说:“新冠病毒已经稳稳地占领了地球,成为地球上的常驻病毒……只要中国保持开放,新冠病例的发生必将成为常态。”难道中国真的就要因为追求清零,而完全割断与外界无论是人员还是物资的联系吗?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答案。 

这次疫情给我的两个核心的感悟:果断决策保证执行,弹性计划随机应变。虽然这两点看起来似乎有些冲突,不过其实是辩证统一的,大方向要坚决、小细节要灵活。

  • 果断决策保证执行:不要怕麻烦、一定别偷懒,想做的事情就赶快去做,因为说不清楚突然就因为外界情况发生变化而没有机会了。此次行程之前就很懊恼疫情前自己偷懒没有去新加坡探望表哥侄子一家人,所以这次基本上是一周内敲定回国,然后一周内做好一切准备。后来看起来还真是,新政策两天内的双阴检测必须直航都不说了,后来英国直接断航、想回去都彻底没机会了。就算是回了国后来都提倡就地过节不让到处旅游了(洛阳更是提出对于回去的人无差别隔离十四天,“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今年春节别回家”)。 
  • 弹性计划随机应变,不要做太长远的计划,,因为疫情造成的新常态最核心的一点就是出现了很多随机发生的不确定性,计划跟不上变化。所以这次在国内出行,自己买票订房间基本都是提前一两天,买火车票甚至基本都是在去火车站的地铁公交上提前一个小时不到才下单;更比如此次本来想去的北京上海和成都,都因为当地的疫情小爆发,因为怕自己去了行程码会变色而遗憾未能成行,如果提前订了行程估计又是不小的损失。

所以自己在年底看到合适机会的时候,严格执行自己的这两个感悟;加上来英国这么久常年保持对Verylvke的阅读与学习(编者按:说的好!),才攒下了足够的里程,能够得以用一种低成本的方式回家见了见爸妈。所以再次感谢Verylvke尤其是凯哥多年对英国华人薅毛党小团体的无私奉献,同时自己也想把此次行程分享出来。虽然政策已经不再适用,希望自己的经历能够对各位读者产生些微帮助,那也体现了我们机酒卡玩家DLB圈子里面的互助精神! 

未来的预测】 

在中国驻各国大使馆公布新一轮回国政策的时候,回头看一看也就三个月前回国的经历,没想到已经完全过时。想想从去年三月开始到如今一年的时间,政策总是越来越收紧:从开始的十四天个人申报健康状况,到后来的十四日内核酸、七日内核酸、三日内核酸,再到后来的两日内双阴,甚至还有双阴的双检,到现在的指定机构双阴加不允许转机,国内落地至少14+7,大部分地方是严格14+14一共四周的隔离。我一直以来都对未来中国大陆和海外地区的交流比较悲观,最早最理想中国大陆会打开国门入境不用隔离的时间点是一年过后的冬奥会,但是我也认为这基本不会发生。 

实际一些的乐观估计应该最早会是在2023年夏天,我的推演如下:2021年下半年的秋冬季,应该是观察欧美社会在疫苗接种完过后医疗系统的承受程度;2022年国内的疫苗接种可能会开始追赶欧美,在2022年下半年的秋冬季,可能会小范围放开国内的零病例目标,测试看看国内的群体免疫屏障能否控制住疫情;如果证明疫苗带来的群体免疫可以经受住冲击,2023年夏天应该是最早可以开始完全放开回国的时间点。这个乐观估计还是主要建立在两个假设之下:

  1. 疫苗的发展能够应付与流感病毒拥有相似的高度变异性的新冠病毒
  2. 在已经证明疫苗能够控制疫情的情况下,国内不再追求零病例也不再把零病例作为政绩与他国比较

说实话我觉得这两个假设都不弱,所以实际的情况我认为只会延后,甚至到2025年。那么对于海外的华人华侨,在这么长的时间内怎样处理亲情的羁绊与思乡的苦闷,真的一次都不回去?还是找个合适的时间段,接受检测隔离等等各种昂贵与不可避免的折腾,回国休个长假?亦或直接回国定居几年,等中外交流恢复正常了再出来?我想每个人都会有最适合自己的选择。 

【决定回家】 

说回正题,在英国2020年三月份开始封城,自己大半年都待在家里面,社交以及旅行极度匮乏,身边的朋友也是叫苦不已。这种难以量化的负效用,往往容易隐藏在容易简单量化的病例数和死亡数之后,难以被人察觉,但确实是整个社会福祉组成的重要一环。所以在十月底很幸运地截获了自己BRP之后,就开始计划回国看看爸妈的事情:一方面自己已经快一年半没有回国和他们见面,心中非常想念;另一方面工作一年来几乎没有休过假,因为疫情原因攒下的假期也很多,再不休就要作废。所以正好趁着年底也是圣诞,回国休个探亲假,也给自己这两年的各种糟心境遇放松一下。 

本来计划的是11月底回去,隔离半个月正好到12月中,然后过新年又有新假期额度入账,再跟公司争取Work From Home in China一下,能熬过一月待到二月份,与父母一起过完春节再回英国。跟老板说了一下,虽然是一个很宏伟的计划,但考虑到家庭的重要性老板还是支持的,大体上也批准了。于是就开始考虑订机票行程,那时候看好的有两个航班回国比较方便也实惠:一是芬航赫尔辛基转机飞南京,经济舱单程大概就500镑上下surprisingly cheap,二是首都航空直飞青岛大概在9000人民币出头。 

11月29号,老板和各方确定了我的超长假期应该没什么问题,我真心是超级感谢他的支持,还给他拍了我家人合影的照片过去,我也是想到能回国超级开心,兴冲冲去Waitrose买菜,一路上都哼着歌。结果没高兴一个小时,买菜回家就看见各个群里面转发大使馆发布的新的48小时内双阴性入境政策,11月7号开始实施,同时转机的路子基本直接堵死。我直接傻了:且不说这么严格的要求在短期内的可行度有多高以及增加的各种检测成本有多少,我更担心的是在群体免疫大思路并且这个变异快的RNA病毒已经成为季节性流行病的既成事实的欧洲,估计不少人都会测出来抗体阳性进而失去回国资格,更别提我之前室友已经是抗体阳性了;同时也是眼睁睁看着下周五首都航空直飞回国的机票,在出了新政策过后两小时内就从九千涨到一万六,于是下决心跟 老板说等不到11月底了,希望11月初下周就回去。 

第二天一早老板上线先是看到我发的家庭照片还夸我一家人照片不错,我直接说昨晚大使馆那边政策突变,于是直接打电话跟他讲了下情况和我的期望,他也是很理解和支持,于是开始帮我跟大老板还有人力资源那边沟通。同时我偶然刷到6号赫尔辛基到南京有商务舱可以换,我也没等最后决定先换了再说,顶多损失个手续费,真是掏空了我这几年攒下的所有积分。后来公司那边反馈回来半好半坏:可以下周就走,不过因为税务问题不允许在中国工作,所以我就决定全部用假期来硬刚,正好可以到年底,这样就一月初回伦敦,陪父母跨年也算很不错了。 

行前准备】 

然后就是准备核酸检测的事情,老政策还可以使用NHS的检测结果去取得绿色健康码,看了下网上的攻略感觉还算靠谱,基本第二天就能出结果,平时每个月都交了不少National Insurance。于是算好了时间,周五的飞机周一上午开完了组会中午就去离家不远的walk-in test center,尴尬路上想起来忘了带护照还跑回家取了再赶过去。就是一个停车场租了下来搭了几个简陋的白色帐篷,确认了身份过后就发给你testing kit,然后有个小隔间按照说明书自己捅喉咙和鼻孔。这样确实我也理解后来要求不能用NHS的测试结果了,甚至美国那边都要求测试的时候拍照证明,因为想要测试作假实在是太简单:自己完全可以不捅或者随便舌头上摸一摸就结束,这样很容易成为假阴性;更何况来NHS测的人已经携带病毒的概率比外面大多了,自己被感染的概率也会更大。我自己防护做得算是这大半年来最好的一次,测得也非常认真,来之前就在网上看了两个自己捅的视频教程,拿到说明书更是一丝不苟完成。弄完了过后去公园好好跑了个步,锻炼身体放松一下,无论结果如何,对于这种自限性疾病,强健的体魄最为重要。 

第二天一大早发现测试结果并没有如我所愿地出来,焦急了一上午,一直到两点,手机突然响起,拿到阴性结果Negative!开了两个会过后,下午四点正好飞机起飞前72小时,开始上传大使馆验证、小程序端已经是需要双检测,我想和我猜测的一样,应该是国内方面出的政策、大使馆无奈只能执行,但是已经在尽力拖延帮助海外华人了。手机果然如网上所说上传失败,于是换了电脑,可传上去了发现只有截图一部分,心想应该不至于那么傻吧,估计是显示原因?于是还是提交了,然后出门跑步借此熬过焦急的等待,结果跑回来了也还没有通过审核,于是开始继续工作。后来突然有消息了,结果审核失败,果然因为截图不完整。好吧,网页版邮箱截图再来一次,结果十分钟通过,于是我有了四个小球球动态环绕的绿码,终于可以做中国人回国啦!赶快把伦敦到赫尔辛基的票订了,虽然分别找BA和AY都无法把两张票直接连一起。 

再有一个事情比较纠结的就是回国过后需要填写最终目的地,而各地社区对于已经集中隔离14天后的政策完全不一样,比如成都那边是需要再7+7(集中七天居家七天),四川好像大部分地方都是这么个政策,重庆倒是听人说十四天集中隔离过后就不管了,但是也无从查证。最后查到我落地的南京那边是十四天过后不会再隔离,而且非常碰巧我的大学铁哥们儿也正好才搬家到南京,那我就把最终目的地设为南京咯。如果有人问起来为什么不回老家就是与父母关系僵,只好投奔好友。到目前为止,基本上准备工作都做好啦,因为事情太多同时想起来可以回国太激动,那几天偶尔还有些失眠。 

【启程出发】 

11月6日,早晨五点出头就自然醒,五点半起床出发。DLR转District转Piccadilly最后到了LHR T2,算是我提前到机场最保守的一次了,基本上提前了三小时。Finnair check-in人不多, 其中看样子转机的中国人不少,在伦敦就已经开始验证绿色的健康码和要求填写黑色的海关码 (航司会提供飞入中国一程的座位号)。

因为我两程机票是分开订的(伦敦到赫尔辛基经济舱9000 Avios + £60.41,赫尔辛基到南京商务舱77250 Avios + £181.2),所以给他们确认了下行李会直挂到南京,工作人员说早已如此。不过我的托运小袋子再次因为尺寸太迷你,需要去超限行李处单独托运。进候机厅吃了个Pret的杏仁牛角,然后就开始消磨时间等待登机。后来登机口出来,一眼看去还是以中国人为主,上了飞机发现整体上座大概六七成,其中绝大部分都应该是去转下一程飞南京的同胞。天气晴朗起飞平顺,机舱服务马上开始进行,这时候我发现了我选座的一个巨大问题:因为为了尽快下飞机确保有足够时间搞定飞南京的手续,于是我选了经济舱的第一排;而今天意识到短途中型机不能坐经济舱第一排,不然前面商务舱的热食美味隔着帘子飘过来让人受不了,而我只有一片树莓饼干。

到赫尔辛基下飞机上楼就是到南京的转机口,先联网和同事把工作上老板需要的东西准备了下,就跑去让工作人员再次检查两个二维码。不知道这些外国工作人员有没有在心里嘀咕:自己的国民回国怎么还需要这么多手续?不过随着疫情的发展,这种手续对于所有人来说都会成为一种旅行的必要组成部分。

然后随便逛逛等着登机。不过一会儿广播响起,人群开始移动登机开始。第一步是测体温,这可把我紧张坏了:一是因为之前看见过报导有小朋友因为往登机口跑了几步结果温度超了就真没让人登机;二是为了这次回国虽然准备得很急但并不等于准备得不多,更别提心里的期望;三是因为高三那年高考体检,因为陪我去的大舅舅给我来了句测血压别紧张,结果之后每次我测血压都特别紧张,心率加快血压升高,所以现在更怕因为紧张、人一亢奋体温就上去了。我可不想在这国门的最后一步被拦下来了!快到我了,我摸摸额头感觉有些烫,哎呀呀那个心里焦急得,于是忍不住赶紧再去旁边的洗手间抹了点水在额头冷静一下。轮到我的时候,我再摸额头——怎么感觉还是烫的?(那不废话嘛,刚才手沾了水是凉的啊)不管了要自信,只见白人小姐姐拿体温枪往我额头一射,然后说all good,接着让我洗手液消毒就放我过去了。然后才是priority boarding check,之后到了最后的登机等待区域。

虽然地方不大人不少,我静静地站在窗边看着A359墨镜侠,感觉从来没这么轻松过。不一会儿开门登机,商务舱全满,我在6A坐定;CC过来问要什么喝的,我说香槟。坐在座位上,想想这一两年的各种糟心事,现在疫情之下终于可以幸运地回到我如此挚爱的祖国休假一段时间,真心完全没有任何压力,那是我喝过最清凉的最轻松的香槟。同时也在Teams给同事老板们发了个信,说这边终于拿到final clearance,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帮助!

飞机起飞就开始用中国时间,正好是7日的零点。旁边坐着个华人小朋友,爸爸妈妈都在后舱坐着,我怕他一个人害怕便开始跟他搭话交友。他应该是叫Howard,今年七岁,法语和中文都会说,但是英语不怎么样。随便聊几句就取得信任,和他混熟,他让我帮他开他没力气打不开的矿泉水,他也给我讲解怎么在屏幕系统上面看飞行地图。当然我也给他讲解了下球形上面为什么大圆曲线是最短距离,航路虽然相似但是不会严格按照这个几何最近距离去飞,能够体会是个很聪明的小孩子。按照伦敦时间,这个飞机是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所以为了倒时差,我的计划是使劲儿喝:我这人喝多了犯困正好躺平好好睡倒时差,然后中国时间早晨醒来。所以餐前一杯香槟空腹下肚过后,主餐因为要的鸡肉就又来了杯白葡萄酒;一份主食没吃饱、找乘务员又要了一份鸡——酒足饭饱非常舒服,最重要的是确实难得这么放松心情好!

突然机长开始广播:根据中国规定,请大家坐好,现在来给大家测体温。我心里一个我擦,我这人喝酒秒上脸,今天还难得喝得这么多,伸手一摸果然脸上飞烫,心想这回糟了。没一会儿白人大姐就笑盈盈地拿着体温枪过来了,我再次弄了点水擦了擦额头,死马当活马医吧。结果度数直接38.3(或者38.4?),大姐说别担心可能是机器问题,过几个小时再来测一次。我心里那个懊恼啊,真是万万没想到突然来了这么一出。一方面也还算庆幸:毕竟已经起飞,应该不会仅仅因为发热再被拒绝入境遣返了;一方面也开始焦虑起来,等会儿下飞机的时候估计我这是要被重点照顾了。算了反正木已成舟,超出自己的控制,先好好睡明天再说吧。

趁着酒劲儿带来的困劲,睡了两三个小时,后来还是醒过来。先把之前看了一半的电影《战马》看完,然后继续开始焦虑体温的事情。后来也想通了,不要太过担心,毕竟自己也三十多的人了,真发烧是什么感觉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我人一点都不难受,肯定不是真发烧;就算他们认为我是真发烧,现在体温正常了也不会是病毒性的,因为病毒性感染引起的发烧不可能这么快就退下去。想好了解释理由 放松了不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怕啥!

迎来日出吃过早饭,又看了一会新的电影《末日崩塌》,飞机就开始慢慢降落了, 社会主义雾霾还是一如既往的熟悉。飞机靠桥,看见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廊桥里面准备了,不知道是不是目标发热人员直接抓去医院。所以其他人站起来收行李想下飞机,我也就坐着一点不急,网上就看过说是防疫人员上飞机过后,分拨慢慢领人下飞机,我估计按照我的体温会被单独领下去,更何况已经看见空姐在递纸给地勤。当然后来听见后面带婴儿的妈妈也说自己测体温37.7度我心里放松了一些。接着防疫人员上来,说大家别急,两个码都准备好了的可以先下去,那我还不赶快抓紧机会,手机把两个二维码准备好,提起包给防疫人员看了码,就赶快夺门而出、跑下飞机。

【落地南京】 

南京果然很热,先把外套脱了拿手上,还要拖箱子背包,一大堆东西不是很方便。 进了候机楼首先是体温监测,然后马上是一对一的流调(大概就是问问你从哪里来,最近有没有到处跑做好个人防护没有,有没有接触新冠病人,近期感觉身体如何,有没有不舒服尤其是新冠特有的症状,如实回答就好);然后马上测核酸, 一个男医生手法刚猛,简单利索直接往咽部去捅,然后就放人去取行李。估计是因为行李也在消毒,等了好些时候才出来,虽然我就一个小包包。然后继续往外走, 还有最后一个关卡是核对你的信息过后,问你的最终目的地,我说是南京,估计是收集信息纳入常态化社区管理系统;然后就是直接上大巴送到隔离酒店了,也没什么上中下的选择,就那么一个大巴车,盲盒开起来吧!

果然并没有往南京城区过去,而是往南走到了郊县溧水区,司机似乎也没有特别熟悉,路上还开过了,所以肯定不是什么显眼的高级酒店。一下车发现是路边的那种小酒店,带足浴养生汗蒸会所,办入住的大妹子也还是四川老乡,价格不贵279一晚包早餐,快递外卖随便收,美团各种券各种规划,简直爽歪歪。每天早晚各测一次体温,不过我从来没超过36.5度,偶尔驻店医生会打电话过来核实一些信息。看着对面小区居民的普通生活,感受到自己强烈的责任感:必须好好配合医生们的检查让自己不带病毒,这样才能保护千千万万中国人免受病毒的恐惧。

不过感觉自己在很多个方面都非常幸运:房费每天只要279,而且可以无限外卖无限淘宝简直不要太爽,弄得我一顿饭都没有从酒店他们提供的那里订。本来还担心南京雾霾特别严重,但是每天都还能看见蓝天,而且今年好像也是暖冬,隔离这些天白天都在二十度出头,所以没有暖气也不是个大问题。另外隔离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无聊,毕竟已经经过了英国大半年在家办公的训练,只要有电脑都还好说: 写笔记,学课件,看视频,练Keep,每天还有早晚两次外卖各种满减就要算半天,双十一那天更是从早到晚全天忙碌。

11月21日解除隔离过后直接放归社会,自行回到社区报到。我填的南京这边,需要第三天和十三天再测两次核酸。我算是理解了为什么国内这边假阴性很多,因为测得特别水,舌头尽头随便戳一戳就好了,都没有碰到咽部、更没有像英国这边还需要捅鼻子。我为了以防万一用纯净水洗咽喉,不知道会不会对结果有影响。不过后来想想也确实不能怪医务人员,国内动不动就是全民检测,几十上百万人几天内搞定,医务人员要是非常认真仔细得去检测时间来不及不说、他们体力肯定吃不消。

坚定回程】 

好不容易回到家中,除了陪父母过了生日还是希望带他们走一走看一看,顺便也要开始考虑回英国的问题。但是疫情下每天各种情况都在变化、让人太难做计划:国内担心哪个地方爆发,如果经过的话少则健康码行程码有问题、多则直接被隔离在当地;国外担心机票被取消,而且各地的机票价格也不一样希望能够找个方便便宜的。之前在南京隔离的时候本来有天突然发现有一班元月三号国航从成都出发的,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完美,因为这样父母可以开车送我、有一个完整的送别;而且价格特别便宜只需要四百多镑,我这个老江湖一没忍住就直接在国航英国官网直接下单了,下完才想起来五个一政策的问题、一查果然不属于五个一航班,然后过了一阵就发信息过来取消了。

打电话和客服小妹聊了聊,没啥好改签的直接退款吧,还好退款比较快。查了好久 基本就是北上广三个城市出港最为方便,甚至考虑过从深圳坐渡轮从香港出发,里面有个条款:如果去了香港却又没能成行、被遣返回深圳,需要再次隔离十四天且自费,着实把我吓住了。后来规划了好久,总算是有个大概的轮廓——我们一家人先去厦漳泉和潮汕玩十天,然后二老回来休息一阵,最后再去广州附近玩一周,然后我从广州出发经过新加坡转机回伦敦。

后来两次出行虽然偶然有小波折,比如因为成都疫情我们又来自四川所以酒店入住都会专门记下来通知社区,一切都还算顺利。陪着爸妈先是玩了闽南厦漳泉和好吃到爆炸的潮汕,然后广州佛山好好在广府文化核心区逛吃一整周。英国那边传来病毒变异并且再次强力封城的信息,中国在内的各国纷纷与之断航,甚至欧盟国家也禁飞,不过没几天就被欧盟给强制复飞了,原因是要保证欧盟国民能够正常回家。想想英国也是傻,这个病毒本来就是随时随地都在变异,为啥就这么头铁直接承认了呢,各国政府必然会在民众的压力之下做些样子。其实我也有担心会不会新加坡也断航英国所以导致无法回去上班直接失业,稍微做了些应急预案,不过我个人还是对新加坡充满信心,因为看过他们疫情以来的各种政策,包括听过李显龙总统的几次国民演讲,他们的政策一直都是非常务实科学,所以认为他们不会轻易断航英国的。 

最后离开已经到了2021年1月3号,也算和父母跨了年。一大早去白云机场,国际区只剩下很小的一部分,上午只有一班酷航飞新加坡,不过人倒是不少。先是排队让工作人员确认每个人目的地国家的入境资料都已经准备好,看身边的人都有一大堆打印出来的资料,而我就只是在排队的时候拿手机填了个英国的入境表然后存了pdf,我父亲很好奇地问我:你看别人都有那么多资料,你啥都没有,你能行吗?我说应该没问题!果然轮到我的时候,工作人员就直接让出示填好的英国入境表,然后就可以去办理登机了。不过因为疫情原因不能带登机箱,最后两个箱子都托运只背了自己的随身棕色皮包,母亲送给我的皮尔卡丹,陪我走过了多少地方。

母亲趁我去上洗手间又往我包里偷偷塞了不少口罩,与父母话别后过安检的时候被我翻出来气得我不行,连忙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取走,明明已经说了好几天不要再给我塞东西了。出境顺利,就问了下去哪里干什么,然后等着登机,大概有一半的人都全副武装穿了隔离服带了护目镜,不过后来登机睡了一会儿过后好多都懈怠了。酷航787停的远机位,送过去登机,基本全满,自己坐了左边靠窗;右边靠过道的小伙子也是去英国,很幸运我们中间没有人。因为是买的新航联程机票,所以作为廉航的酷航也给我配了餐食,不过为什么是素食,让人生气! 

到了新加坡本来以为会被特殊照顾,因为网上他们说转机客会被专门安排到指定区域候机,后来发现也就是自由活动。很遗憾没看到星耀樟宜那个大瀑布,不过还是找到了个露台出去透了透风,看见外面的人穿着夹克我也没减衣服就出去了,结果一出门就感受到了热带阴雨25度的力量,闷热得够呛,赶快回了候机厅。后来拿信用卡送的龙腾去环亚贵宾厅待了一会儿,餐食是直接扫码点好了过后去柜台取,要了南洋特色的海南鸡饭和沙爹面,味道还成,填饱肚子绰绰有余。飞伦敦是一个十四小时的通宵航班,所以也趁机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就去登机口了,一路上看见各种免税店关门的关门、开门的也基本没人在逛。看着空荡荡的转机大厅,可以想象连年被评为世界最佳的樟宜机场之前是多么的繁荣,真心希望疫情能够早日过去。 

又磨蹭了一会儿开始登机,现在终于理解了什么叫转机客人是单独候机:我们转机大厅里面的人先验票,然后进入一个圈好的候机区域;然后等我们转机客都被圈进去了过后,再把新加坡本土登机的客人从转机大厅之外的区域放过来,验票后坐到另外的候机区域;本来我还以为上了飞机大家也是分开坐,不过上去后发现并不是这样,不还是混在一起没有任何隔离措施吗?亦或是我看丢了? 

上座率能够有20%都好,空客350座位是3-3-3布局,我坐在右边靠窗,那一横排都没人,后面倒是有个哥们儿、还时不时咳嗽两声,把我吓得够呛。晚饭过后就直接躺着睡了,虽然肯定比不上商务舱舒服,不过也算是平躺过夜啦。到伦敦是凌晨,入关几乎没人,很快就通关,然后取了行李,开包检查了下自己带得豆花蘸水没有漏出来,就坐地铁回家啦!Home sweet home! 

回程一路从广州时间七点半进地铁开始、到次日伦敦时间七点半出地铁,全程佩戴了32个小时的口罩,耳朵都被勒疼。其实回到了伦敦才感受到回家的安定,回国虽然好玩但是完全不是家的感受,抛开某些因素和网络环境的不适应,光说生活上的个人感受:一方面四川老家虽然说是在家住着确实不错,可是无论是冬季的阴冷还是令人窒息的雾霾都让我无法适应,空气质量爆表的两天更是直接呼吸道出问题,从来不喜欢戴口罩的我直接第一次戴上了N95。而出门在外总是旅店,虽然标准从最初的百元级别最后到了四五百,但最多两天就得拖行李换地方,而且每次退房都会担心有没有东西落下,完全不会有安定的感觉。最后,因为大陆对新冠疫情的严格防疫措施,天天听着广播“因为谎报瞒报导致疫情传播,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追究法律责任”,感觉自己就是个瘟神完全不受欢迎。而且我这人喜欢到处跑,要真的被确诊阳性,自己过往行程被放到网上、再加上海外疫区归来,还不被网暴到死。所以回了伦敦才算心理和生理都双双安定下来,重新感受到回到自己家中的踏实安全感,可以好好身心修养一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