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跑毒回国全纪录(三)乘机和落地流程

(感谢读者@里奥 的投稿)

【值机】

终于等到了10月10号,没有航变,长舒一口气!四个托运行李箱,一个登机箱,一个背包,我就这样带着超过120kg的行李(编者按:每次回国只带一个箱子的人表示震惊)踏上了回国的征程。

布鲁塞尔航空上午十一点从希斯罗T2起飞,我破天荒的居然早上八点半就来到了希斯罗机场,要知道我从来都是离起飞前一小时才到机场的。希斯罗机场虽然已经没有过去高峰时期的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但是也还算匆忙而平静,各个柜台值机的人也不少。

由于Social Distancing的要求,基本上每个值机柜台也都排起了长队,我在头等舱柜台也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才轮到我,值机的小妹一看就是见多识广,第一句话就是问Going to China?我说嗯哪,她就要我把下一程的海航航班号给她,然后也顺利地识别了我的新航PPS(编者按:划重点PPS大佬),给托运了额外的行李。操作了一会,她告诉我你的行李将会直接去西安,但是我们只能把你的第一段登机牌打印出来,海航的那一段我们打印不出,你需要去布鲁塞尔机场打印,不过你不要出机场,就在登机闸口要海航工作人员打印就好了。我说谢谢了,然后她报以一个完美的微笑,就此别过。想着美好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退税波澜】

接下来去退税,因为买的东西不多,也就能够退两百多镑钱而已,所以也就没有特意先去退税再去值机,而是值机完毕以后才去的退税柜台,没想到去了以后差点把我气死,一个印度阿差肥婆对着我连一句Good Morning都不回应,直接问我要去哪里,我说China,她说你现在回去China干嘛? 那种表情好像是你回去送死一样,我白了她一眼,就说了一句Home always sweet home。

然后她就要我的登机牌,我说只有到布鲁塞尔的,下一程的需要到布鲁塞尔才能打印,她就说不行,你没有离开欧盟,我说我可以给你看我的下一程机票,然后她又白了一眼说,那么你买的商品呢?我回答一句托运了,她就马上说那么我要Reject你的退税申请,因为你不能给我展示你的商品,我说Come on, 如果我选择把退税单丢在前面的邮筒里而不是到你面前来,你如何检查我的商品?她说那不行,你既然来了我就要Reject你。我说那么你别做任何事情吧,我自己拿去布鲁塞尔机场退税,她还是说不行,然后手起刀落就在我的退税单上面按了Reject。

我气坏了,对她说今天虽然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找你的经理投诉你了,不过我只要一想到还有两个多月你就永久失业了(英国已经宣布2021年1月1日起停止退税服务),我还是很开心,起码不要再面对你们这些Cheap Indians无休止的对于亚洲游客欺负了。

【休息室】

小不爽的插曲过后,回到登机的正题。过安检人很少,很快就顺利过完安检。整个T2作为星盟的大本营,原本几大航司的Lounge争奇斗艳,结果一问才知道,由于疫情只有A区汉莎的Lounge和环亚的Lounge还在开,其他的新航的,美联航的,加拿大航空的都关门了。(编者按:十分可惜,美联航和新航的休息室都非常棒)

先去位于T2 A区二楼的汉莎Lounge,我的妈呀,人满为患,密密麻麻,都几乎找不到一个空位子,估计全部星盟的两舱客人都跑来这一个休息室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位子坐下,服务员过来说我们现在只有点单服务了,早餐时间就两种选择,牛角包还是麦片?我心想总不会只有一个牛角包吧?于是点了一个牛角包外加橙汁,结果真的就是一个牛角包和一小杯橙汁,这这这,这是打发叫花子吗?我可是还准备饱餐一顿然后在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内都不再吃喝了呐。于是果断离开汉莎的休息室转去楼下的环亚。因为9月份已经在T5用过一次环亚,知道那边有热食,所以刷了龙腾卡进入T2的这家环亚,唉,好太多了,起码基本的英式早餐六件套是有了,于是我特意加量点了一份炒蛋,一片培根,四根香肠,两片面包,慢慢吃完,好撑,估计这下真的可以抗过十几个小时了。

【乘机:伦敦-布鲁塞尔】

登机了,目测今天大概有七八个中国人坐这班飞布鲁塞尔的航班,估计全是转海航回国的。因为我是第一排,所以特意磨蹭到最后一个登机,一入机舱,吓一大跳,满机舱都是黑人,机舱内弥漫着狐臭味,我隔着N95口罩都能闻到,太吓人了。赶紧靠窗坐好,带上耳机闭目养神,飞机大概延误了四十分钟才起飞,好在布鲁塞尔近,也就飞了不到四十分钟就到了,其中空婶给商务舱的乘客发了餐食和饮品,我没要,不敢吃呀。

落地布鲁塞尔了,估计这班飞机是和海航联动的,居然直接就停在了海航的飞机边上,我也可从近距离欣赏一下本次带我回家的A330-200型飞机。第一次看见一架飞机居然有亲切的感觉,现在回一次国真的太不容易了,也可以想象疫情高峰的四五月时候,那些归国的学子们看见回家的航班,怎能不热泪盈眶,这架大大的飞机,已经不是一台飞行的机器了,而是游子们和家的桥梁呀!

下了布鲁塞尔航空的飞机,转个身隔壁就是海航柜台,一大堆人已经排起了长队等着换登机牌,目测有一半的人穿了防护服。我是不建议穿防护服的,第一闷热难受不舒服,第二现在登机的都是做过核酸检测了的,可以说携带病毒的几率是很小很小了,外加飞机上的空气过滤系统,除非是两个人面对面取下口罩吐口水,否则只是简单的接触或者说话,能够被感染的人我觉得一定是天选之子。

换登机牌的时候终于要看HS的绿色码了,我还说奇怪为啥一路走过来没有人要检查,这玩意可是我们花了最大的时间精力甚至是金钱得到的,如果都不检查可不是亏大了?老外地勤人员也就瞟了一眼,核对了一下护照号,然后就说ok了。因为今天的A330-200型的商务舱是1-2-1交错式,所以我要求要前排靠窗的位置,这样我可以一个人坐而边上没人,没想到出票的地勤居然和我说前排靠窗的已经没有了,把我弄去中间排靠窗了,想想非常时刻也不能强求太多,那么也行吧,拿到登机牌,座位15C。

值机完毕,和中国的地勤人员稍微聊了两句,知道今天的乘客总共才不到一百人,其中商务舱二十人超过了一半上座率,经济舱才七十多个人,基本上每个人都能保持社交距离。地勤说最近的回国航班上座率都不太满,可能确实和过了留学生归国高峰期有关。然后空乘人员昨日从北京飞来,直接在布鲁塞尔机场不出去过夜,然后今天和航班一起回去,到了西安也要隔离14天。这才明白了为啥我选不到心仪的座位、原来机组把整个右边靠窗的商务舱位置全部锁住了给空乘人员休息呐!好吧,空乘人员也不容易,让他们休息好点也是应该的吧。

【乘机:布鲁塞尔-西安】

登机了,感觉进入了生化实验室,空乘一个个全副武装滴水不漏地戴着护目镜穿着防护服,男女都分辨不出来。商务舱里面不是老人就是带小孩的乘客,目测有四个小孩,有一个妈妈带着两个小孩就坐在我边上——感觉大事不妙,我坐飞机最怕的就是小孩子吵,于是我马上联系了空乘表示想要换去前排的11H,空乘和乘务长商量了一下,同意了,于是我一个人独享前后左右都无人的空旷,半径两米之内都没有乘客,太好了!于是,我就摘下了口罩,是的,你没有听错,我飞机上这一路都没有戴口罩,因为我觉得我和任何人都有两米的社交距离外加其他人都戴了口罩,我应该是很安全的,所以我可能是整架飞机上最舒服的人了吧。

比利时时间下午3点飞机准时起飞,起飞不久空乘就开始发食物,发了两个盒子给我,我看了一眼差点没有笑出声来,就这……这是把首都机场餐食公司里面所有的零食都塞进来了吧?哈哈,每个盒子里面都是七八样东西,居然连驴打滚,巴旦木,麻花,奥利奥等等都有,这是六一儿童节大礼包呐?此处我不禁想起了我小时候最喜欢去一个南航的飞行员亲戚家的场景,因为他每次飞行回来都会把飞机上没有发完的零食带一些回来。在那个年代,什么德芙巧克力,美国大杏仁等等都是高级货,所以我最喜欢去他家吃零食了,没想到时隔多年居然让我又找到了童年的感觉。海航标志的椰子汁是没有的,甚至橙汁可乐什么的也是没有的,只有不停的给你5100瓶装水。好吧,幸亏我在伦敦吃了一个Big Full English Breakfast,要不然就靠这个六一快乐大礼包,这一路上不饿死才怪了。

飞机飞平稳后,娱乐系统开始工作了。海航由于总所周知的原因,娱乐系统里面的好莱坞电影真的是老掉牙得可怜,中国电影也都是好几年前的,不过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中国电影居然是《战狼》,此时此刻,身处万米高空,看着吴京一脸正气凛然的表情,坐着排除万难才登上的归国航班,想着即将迎接自己的14天隔离,心里真似打翻了五味瓶,出国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不经意间竟然在脑海中一一浮现。

于是乎,就这样在一个漆黑的夜里,在万米高空的云端,我大口自由呼吸着没有口罩的空气,伴随着周边小孩子的啼哭声,和妈妈哄他们的“宝贝不怕,很快就到家了,就能见到爷爷奶奶了”之类的话语,就这样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落地流程】

北京时间11日早晨6点40分,飞机平稳落地西安国际机场。下飞机前海航空乘给每个人发了一张说明文件,大意是说隔离完毕以后,如果要继续去北京的,可以继续坐海航回北京,如果不去北京的,可以给你改一张西安去任意城市有海航航线的机票;如果没有航线的地方,可以给你报销一张高铁二等座的火车票。这个真的要大赞海航一下,也不枉费我这么多年独宠你海航,如此人性化的服务设计,才是真的对得起五星级航空的美誉。这样我25号隔离完毕以后,我就可以直接改一张机票飞回家了,而不需要先去北京然后再买一张机票飞回家乡,赞赞赞。

下飞机的流程是每次大约25人下飞机,按照座位顺序从前排到后排逐次按批次下飞机。由于我是第一排,所以我就当仁不让的成为了第一个下飞机的,一路依次路过健康申报柜台,个人资料核实柜台,核酸检测柜台,海关物品检测柜台,海关入境柜台,最后就到了等待行李处。由于我是第一个出来的人,全部流程我大概只用了十分钟就全部搞定,特别是我看有人说核酸检测捅鼻子很酸爽,我觉得还好,起码比我自己三次捅鼻子手法轻柔多了,我自己捅都是眼泪横流,这里的医护人员捅得还算不错,没有流眼泪。

到了取行李处,西安机场的工作人员还细心地安排了稀饭和汉堡包给大家吃,估计也是知道大家饿坏了,这里要赞一个。此处不是传统的行李传输带,而是工作人员会把整个飞机的行李统一拉来这里摆放,然后自己去找到自己的行李。机场大巴每车25人按照座位顺序把人员依次拉走去隔离酒店统一隔离。由于我们本架航班的乘客不多,所以四台大巴车就能搞定,所有的人都拉去同一家酒店隔离,上车前都不知道是什么酒店,感觉好像开盲盒,心里充满了忐忑,祈祷千万别去了招待所一样的垃圾店呀。

【酒店隔离】

开盲盒的时候到了。上车前,工作人员宣布,我们隔离的酒店是西安市高铁站附近的兰欧酒店,赶紧上网一搜,2020年6月才开张的新酒店,这下放心了,感觉盲盒开出了头等奖,开心。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又是要让人不快了,大家开始登车以后,每个人把自己的行李摆到大巴的行李舱去,因为我这一班的25个基本上都是商务舱的乘客为主,所以大家的行李很多,我看基本上人均都有两三件,所以一台大巴车的行李舱根本就放不下这么多行李。

这时候很有中国特色的一幕又上演了,几个老头老太以雷霆万钧之力拎起超大的行李箱就往大巴里一扔,然后迅速就去大巴车上占座位去了;接下来是两个涉华婚姻的老外,中国妻子带着孩子上去车内抢座,老外丈夫也是第一时间把行李往行李舱一摆,也赶紧上去抢座位了。

由于前面人员的无序摆放行李,导致行李舱的可利用空间被大大浪费了,到了剩下我和另外几位乘客的时候,我们的行李已经完全没有地方摆了,工作人员这时候说你们只能把行李拎上车放在座位上了,要知道我们的每个箱子都是至少23kg的,搬上这么高的大巴车内部谈何容易,特别是女孩子,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于是乎我只能上车去对车内的人说谁能帮帮忙,我们需要三四个男人把下面的行李一件件递上来,但是车内的人完全无动于衷,甚至连屁股都没有挪一下,他们甚至想都没想他们如果换个座位坐到大巴车的前部和尾部的话,把中间靠门的位置留出来,这样我们的行李也会容易摆放很多——最后,只能靠我和两三位留学生男生,把一件件行李搬上了车的前部堆放在一起。

后来到了酒店下车的时候,我特意提前和车内的每个人大声说,等下下车的时候,请各位男士都帮忙拎一个箱子下车,这样的话每个人既不累,也方便大家加速通行效率。没想到其中一个老外居然车停了以后大步跨过摆在走道里面的箱子,想要第一个冲下车,我这下真的火了,因为我就坐在门口,我一把拉住他,说Have you heard what I said? Don’t just stand fuxxing there, help other people。他的中国老婆估计也有点脸上挂不住,也拉住了他小声嘀咕了几句,然而这个洋垃圾老外还是一屁股坐回去座位上了,啥也没做,最后还是靠我们几个男生把行李一件件搬下车的。唉,中国人就是什么都喜欢抢,规规矩矩守秩序总是做不成事,抢先了一步就感觉自己得了好大的便宜,都是拉过来隔离的,吃的一样住的一样,有啥好抢的?真是不明白了。

到了酒店大堂,先告知房费330一天,餐费100一天包三餐,总共是430一天,外加500块钱押金和最后隔离结束前的自费核酸检测160块钱,总共要交6680元。期间不能点外卖,快递只能收生活必需品不包括食品。

交完钱领到房卡,就上楼了,打开房门一看,哇,这酒店也太好了吧,房间有45平,全新装修,很有亚朵酒店的感觉,还带电动窗帘和电动马桶,330块钱一天说实在的价格很合理了。房间空间也很大,有足够的地方让我每天做点锻炼什么的,这样也不至于养膘14天到时候变成一个大胖子。房间准备了足够14天的生活用品譬如矿泉水,纸巾牙膏什么的,不错不错。

接下来就是盲盒的最后一项餐食了。到目前为止发了三餐,吃的还可以,每顿都是两荤两素外加一个汤,早餐尤其丰盛,居然有七八样东西,也算是对得起这个每天100块钱的餐费了,不错不错,以后回国的同学推荐来西安隔离,除了不能点外卖。 现在我就正式开启我接下来13天的隔离生活了,在车上把一起隔离的几个同学都加了一下微信,大家建立个群,畅所欲言,生活也就不那么无聊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今年都已经隔离了三个14天了,现在这是第四个14天,2020就这样两个月没有了,疫情赶快过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Response

  1. KevinZ说道:

    说句公道话,这个希思罗机场退税,如果你是打算把退税的东西托运的话,是需要先去退税,然后再去托运的,因为他们可以要求看一下的。退税的工作人员的做法无可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