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时期从中国回德国的经历

我在德国留学,因为疫情原因,定好的实习从三月拖到了七月,这眼看六月多了不能再拖了,就寻摸着怎么能从中国回德国。从机票预定,入境(转机)政策,航班体验,和入境德国后的感想这四方面来介绍一下经验。

【航班预订】

我三月回国时买的瑞航阿姆斯特丹-曼谷-接南航到广州,返程五月北京到阿姆斯特丹的往返机票。众所周知,五月北京到欧洲的瑞航肯定都取消了,所以返程票用不上,好在这个票到明年底之前都有效,以后形势变好了再用也不迟。

当时中国回德国我有三个具体思路:

  1. 通过首尔、东京转机:这样的好处是国内到日韩的机票在五个一政策下相较去欧洲的更便宜,从日韩到欧洲也有许多价格好的商务舱航班,例如首尔到法兰克福KLM商务单程一万人民币。然而,临时起意回欧,导致国内到日韩的机票到七月前都售罄了,无果。
  2. 通过香港、新加坡转机:当时还期待了下香港新加坡恢复转机,然而第一批不包括中国大陆,只能作罢。
  3. 直飞:最贵,但也最保险。一来没转机延误风险,二来国内出发的航班感染几率还是小一点。具体的选择无非就是三大航(直飞欧洲经济都2万多),吉祥航空上海到赫尔辛基(经济1.3万,商务3.2万),厦门航空厦门到阿姆斯特丹(经济1.47万,商务2.3万)。最后根据转机时间,因为阿姆到法兰克福的航班比赫尔辛基到法兰克福的航班更密集,转机时间更友好,加之天合会籍,最后选择厦航,自己用积分兑换了一张阿姆到法兰的KLM机票,在厦门机场直挂无压力。

【入境(转机)政策】

从厦门出发时,需要微信扫一个出境表格,就是问问去国外干什么,过去十四天去过哪里。这个完成之后才可以去到值机区域。出关时只有人工通道,会问问去哪里干什么。特殊时期,都懂的。

关于入境德国,这个也是纠结了好久,因为怕到时候入不了境。但其实只要有欧盟居留卡,就是九十天以上的签证,就可入境德国或者过境欧盟任意一国的。在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中转,阿姆入境,荷兰那边就问了句我是不是在德国住,然后就放行了。

高潮在这里:因为欧盟内的旅行限制是持续到6月15号的,所以我以为从荷兰到德国也会有查护照的,虽然是申根内部的航班。但是一切竟然都和疫情前一样,没有检查,落地了甚至海关也没。最难以置信的是到德国的飞机上KLM发了一个德国的入境卡,用来追踪乘客的动向,要求隔离,这个纸从始至终也没人来收,飞机上没有,落地了也没有,好像一飞机的乘客就是走了个过场。

【航班体验】

厦航经济舱上座率50%,商务66%。我选了经济舱前八排的座位,之后才意识到这个是专门给高卡预留的。前八排,3-3-3布局,七十二个座位坐了不到十个人,一人占三个座位体验还是很好的。飞机上还有三次测温。

阿姆斯特丹早六点落地,十点接KLM——机场很安静,KLM休息室还开着(后面这段付费升了商务),但是只有一盘端的吃的,虽然也还不错。KLM到法兰克福这段就是正常欧洲内部短途航班,空姐发个面包发个水。

【到达德国】

目测大街上口罩率百分之十,不过很多人会随手拿着,需要的时候戴上。一下飞机就打车到酒店自我隔离十四天,虽然没人监督,但也是按规矩行事,不出差错吧。今年回国隔离了十四天,国内到了欧洲又是十四天,一年当中十二分之一都被隔离,也是很魔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