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的Fairmont,大西洋的Westjet

(本文由读者@Laoban_James投稿)

这是二月初的一次旅行,现在五月中,在家已经一个人关了两个月的自己终于战胜懒惰开始下笔。前后也就短短三个月、然而那个我们熟悉的四通八达的世界,因为疫情的关系已经短时间内回不去了。谨以此篇文章纪念全球疫情之前自己的最后一次洲际旅行,也希望热爱机酒卡的大家能够早日再次坐上远程飞机,去探索这个美丽的世界。

这是自己工作以来的第一次公差,去加拿大母公司见一下其他同事。因为去程是白天就没让公司买商务舱,而只订了Premium,能省一千多镑——公司的钱也是钱!Westjet用787飞Gatwick,平时都是坐火车过去、方便环保。这次居然在修铁路火车,基本全停;幸亏出发前一晚查了一下,实在没办法只好让公司破费直接叫车,一百镑出头。司机一大早就来楼下等着,出发后半路发现Putney Bridge还封了,于是绕道,幸亏出门早余量足。

不到一小时到了Gatwich North,值机的时候问了句是不是从中国来的,答了不是,过后就放行了,并且护照上面贴了个小条;Priority check-in第一次需要工作人员手动输入签证信息。我在候机厅里面稍微戴了口罩,但是感觉压力太大:病毒没有杀死我,他人的眼神都杀死我了,看来是不够自信。上机后Premium是在登机门前方,没有太多人经过,区域内乘客也不多,所以就没戴口罩了。服务的是一个南亚裔中年大叔,体贴到位。 

午饭要了牛小排,前后空间能够保证,小桌板够大,能够铺开桌布和大餐盘。座位2-3-2排列,座位够大,挺舒服的。自己坐的中间三个位置都没人,本来是坐的靠过道,后来吃完饭喝完红酒、困意袭来想睡觉,见正后方有人,就坐到后面没人的中间位置,免得放下靠背影响他人。耳机插孔在扶手靠近座位靠背的区域,插起来不是特别方便。

睡觉醒来航程过半,稍微看了会儿电影就已经接近目的地。Premium送了个Rocky Mountain的洗漱包,加拿大本土牌子,里面小卡片说可以去实体店里领个护手霜,后来我还真去拿了个。麻布材质的小包手感不错,正好也大小合适,之后就一直被我用来当护照包了。 

落地后多伦多还在下雪,积雪把机场和整个城市装点成纯白。入境顺利,稍微遗憾没有敲章作纪念,正愁怎么去酒店,很幸运遇见了公司里面另外个部门的领导,而且之前认识过。他平时两边跑得多、都很熟,于是就直接带着我去坐火车进城了。一出Union Station就到了酒店门口。图片左边为Fairmont Royal York,右边就是Union Station。

其实本来公司一般是订MO, 碰巧这次房价太贵就定了这家 Fairmont Royal York,我看是费家、并且位置很棒,也乐得多体验一次,想着MO以后再慢慢住嘛。可现在想起来,因为疫情,真不知道再去多伦多是什么时候了。

大厅是暗色系,空间够大不过吊顶不高,check-in柜台足够,很快办完了入住就上楼了,小哥还帮我录入了雅高ALL会员号(后来分一直没到,并且还收了我没有使用过的minibar费用,虽然全是公司报销并且小秘都已经帮忙入账,但是我还跨洋电话打过去理论一番,最后分和钱都到位了)。后来查了下,不出意外这是一家老酒店,1929年建成开张;当时是当时多伦多、甚至是大英帝国的最高建筑,加拿大Grand Railway Hotels之一。(以后有机会可以去加拿大各地拜访一下,Banff那个真是不错!)

既然名字里面带着Royal,它成为英国皇室的下榻酒店也就不奇怪。根据Wiki,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查尔斯王子以及哈里和梅根都在这里住过,其他名人还有很多演艺界明星,比如小李子、B宝凉凉、以及各国政要和争议人物,比如萨科齐、里根和喇嘛。

因为楼大,三个电梯区域加起来能有十几二十部客梯。房间简单实在,暖色系的配色也让人在这冬日的多伦多感受到一丝亲切与温暖。床品也是舒服,每天晚上的睡眠能够有效保证。东海岸与伦敦时差也就五个小时,第一晚上稍微坚持一下别早睡 很容易就倒过来。

备品是ROSE 31,没有听说过,甚至自己都没有开封,因为每天的洗澡都在楼下的健身房游泳池一起搞定了。我理解的星级酒店,这些健身养生设施对于商旅人士来说还是很有必要的:每天工作了整个白天身心疲惫,晚上没有社交的话,能够回酒店运动下之后蒸个桑拿洗个舒服的热水澡,同时也打发了晚上漫长的时光。

健身房和泳池在三楼,第一天花了些功夫才找到,甚至有个服务员都说自己是新来的不是特别清楚在什么位置。泳池不大,好在人也不多,一个人想没打扰地痛快游十个来回也不是什么难事。运动和汗蒸之后回到房间让身体慢慢平静下来,跟散布在北美多年没联系的朋友catch up一下,长夜漫漫、悠悠我心。

毕竟老酒店,虽然翻新装修过,但是还是保留了很多岁月的痕迹。例如这个电梯内的吊灯,加上深色的木质雕花,深得我爱。

工作了一周后,周五回程的航班是夕发朝至。自己下班后从公司出发,通过多伦多地下PATH走去车站,从Union Station坐快轨直达机场。这次算是Westjet大本营之一,柜台很多,但不知为何Premium就开了个一个窗口,排队人还不少。看样子大家都没了好脾气,manager也很无奈的跟我们说实在没多余人手了。

过了安检,去了他们家的合作休息室Plaza Premium,能够有热食已经满足。吃了个咖喱牛肉和炒饭,毕竟加拿大亚裔众多,味道也还凑合。

同时可以坐在窗边还能看飞机,这是我在机场最爱的活动。

不久就开始登机,在Premium部分又碰见了来程的南亚裔大叔,高兴地和他打了招呼,跟他说这次是overnight就去前舱啦!座位选的1A,反鱼骨、深配色,上座率应该是全满,毕竟周五晚上,估计主要是同样回伦敦的商旅人士。

香槟走起,毕竟要赶快入睡。桌椅都算宽敞,期待早点起飞,再吃一顿然后马上睡觉。

最开心的莫过于这次体验到了这种三点式安全带,平时看空姐们的都是多点式,就很羡慕。

前菜要了Kimchi Shrimp过后,主菜要了西冷,不过这个肉质实在让人愉快不起来。

然后吃完水果喝完冰酒,就赶快把座位放平准备睡觉。空间够大并且平整,盖上毯子睡觉还是很舒服的。旁边放水的地方下面小挡板内有储物的,记得很多人都抱怨 下飞机的时候很容易落东西在里面,所以我也是特别留心,但最后还是防不胜防:自己晚餐没吃完、特地留下的面包就在里面忘了带走,本来还想落地后当早餐充饥。

飞行一路顺风几乎没有颠簸,所以也是飞得快,不到六个小时就到了,算下来自己也就睡了三个多小时,让人有点小气愤。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能早点落地怎样都还是开心的:用自己这般粗人的话说,毕竟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狗窝;用苏轼老师的言语那就成了:“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后记:想想这次三个月前的旅行,其实时间离此时下笔的五月并不太远,但是世界已经完全变了个样:本来六月再去公司总部年会的计划也是无奈取消,酷爱旅行的自己更是有好多出行计划都一一泡汤。而祖国内外,因为抗疫态度和措施的巨大差异,也造成国际航班五个一政策以及落地隔离十四天的严格措施,在中短期完全看不到取消的希望。估计最后结果会是时隔两年才能再次踏上祖国的土地,与家父家母相聚。无他,在这个纷乱的世界中,只希望人类的科技能够强大到可以帮助我们快速地控制疫情发展,早日回到那个国际化的地球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